• banner1
  • banner2
  • banner3
当前位置:主页 > 产品案例 >

记忆中的那枚鸭蛋

来源:http://www.axxhy.com 责任编辑:w66利来国际 更新日期:2019-03-17 22:27

  记忆深处的东西无论岁月长河如何冲刷,总会留下痕迹。出生于上世纪70年代的我,刚懂事就赶上了改革开放的好时代,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实行,释放了蕴藏于农民肌体内的活力,使他们勤耕田亩,非黑不归。

  上世纪80年代初期,像我这样刚入校门不久的农家儿女,在父母下地时大多都不会闲着:打猪草、拾柴火或到地里帮衬……因为小儿麻痹症,我落下了左腿残疾,早晨时间短,一瘸一拐上地耽误事儿,我们家早晨煮饭的活儿就落在了我头上。

  儿时嘴馋,记得一个初夏的早晨,烧着稀饭锅,馋念顿生,看看我家老母鸭夜里在窝里下的一个大鸭蛋,我找来一把小锄头,猫腰从窝里扒拉出来洗洗,投进了饭锅里。其实,我家床下的一个坛子里积攒了好多鸭蛋,但每往里面放一枚,母亲都用心记着呢。这些鸭蛋,是我们家用来买布做衣服和买盐的钱,没有母亲的允许,谁也动不得。而老母鸭夜里现下的蛋,母亲应该不知道。

  正当我满脑子想着煮鸭蛋的美味时,父亲突然回来了——饭锅还没烧开呢,以往他不该这个时候回来的啊!我紧张害怕得赶紧用勺子把鸭蛋捞出来想藏起来时,还是被眼尖的父亲发现了……

  我被父亲用麻绳绑在院门前的一棵皂荚槐上,胳膊绑得太高,只能痛苦地踮着脚尖。是好心的姐姐让三弟在我脚下塞了个小板凳,才让我舒服了些。

  太阳升起老高时,下地劳作的乡邻陆续回家吃饭了。他们看着我吃吃地笑着,我则像一个不可饶恕的罪人,耷拉着脑袋,目光不敢和他们相对,脑子里也一片空白。不知过了多久,胳膊上的绳子被解开了,却听见了父亲的呵斥:“拿着你的棉袄,再拿几块馍,自己滚去要饭吧!”

  袄我没有带,拖着瘦小的身影一瘸一拐地走在通往学校的弯曲小路上。背着的书包里装着几块硬邦邦的凉馍。中午放学我没敢回家,一个人孤单地游走在空旷的校园里。下午快两点时,母亲的身影出现在教室门口,“晚上放学了回家吧!”我无语,可心里很暖,也挺后悔:那时候的鸭蛋,对我这个穷家来说就是日常生活中的盐,也是来客人时的一个菜……

  光阴荏苒。改革开放的40年里,人们的生活在不断改善,鸡鱼肉蛋从过去来客招待、逢年过节的贵重吃食,早就端上了普通人的日常餐桌。村子里,左邻右舍的日子一年比一年殷实,一年比一年富足。鸡鸭下的蛋,也不再用来换油盐了。“雨天农家无活时,割块肉来包饺子”也已成为平常事。

  我结了婚有了孩子后,虽然钱挣得不多,但对正长身体的儿子,总是想方设法增加他的营养,满足他的生活需求。记得儿子5岁时,我特意买回一提纯牛奶。想着儿子会很高兴的,谁知他抿了一口就皱起了眉头,我哄他,“喝牛奶能够不生病,还能长得高高的。”可他就是死活不再喝,气得我还拍了他两巴掌……

  现在,每天早餐我还要煮鸡蛋或鸭蛋给儿子吃。但因为他不吃蛋黄,让我颇伤脑筋。有一次我很感伤地讲我小时候偷煮鸭蛋挨打的那一幕,儿子睁大眼睛听着,有点不相信的样子。但这背后的辛酸,幼小的他又怎么能了解呢?

  因为他在学校的功课紧张,现在日常生活中我几乎每天都要问:“儿子,今天想吃啥?”他说想吃炸鸡翅,我就领他到街上,由他吃个够;他说想吃肉,我就专挑瘦肉买……为此,我常教育他,也时常叹息:你还挑剔哩!我小时候要是有你现在吃的一半好,就不知道会幸福成啥样呢!

  感慨着,我常会想起当年因偷吃鸭蛋而被绑到树上的事情……

  变了,真的变了!从解决温饱到接近小康,这40年,变化真大啊!

Copyright © 2013 w66利来国际_w66利来_利来国际最给利的老牌_w66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